ohr

Office of Human Rights
 

DC Agency Top Menu

-A +A
Bookmark and Share

2022年5月主任寄语

人权办公室(OHR)时事通讯

2022年5月主任寄语

尊敬的居民、邻居和朋友们:

众所周知,语言是一个强大的工具,让我们能够沟通和理解我们周围的世界。谨慎选择我们的用语很重要,因为语言会影响我们的思考、看待世界、生活,以及我们与他人互动的方式。包容性语言是促进多元化、包容性、公平与平等的语言 - 所有这些都是我们人权办公室为追求停止特区歧视所努力的方面。随着特区、我们的群体、学校、工作场所和公共设施继续日趋多元化,我们必须使用语言准确且分别描述这种多元化

人权办公室非常自豪地宣布发布了“包容性语言指南”系列的第一个指南。这些指南重点关注“八大”身份:种族、民族、残障、年龄、阶级/社会经济地位、性别认同、性取向和宗教。该系列的第一个是《关于种族和民族的包容性语言指南》,其由人权办公室和市长种族平等办公室(ORE)合作完成。该指南提供了有用的定义、图表和资源,可帮助我们在个人和职场生活中转而使用包容性语言。包容性语言让我们所有人收益,让人们能够做真实的自我,促进有效的沟通、培养互相理解,并让我们朝着更公正、更公平的社会迈进

这些指南的发布恰逢最佳时机,即我们庆祝亚太文化遗产月和美国犹太文化遗产月。几个世纪以来,这两个群体,以及其他许多群体,一直是不必要的和可恶的暴力对象。您将在我们的指南中了解到,我们的一些日常短语和术语根源于种族主义、反犹太主义、本土主义和仇外。这些短语包括“no can see/no can do(看不见/不可以)”或“long time no see(好久不见)”,这些都属于反亚裔短语,源自19世纪美国人开始嘲笑亚洲移民(主要是日本人和中国人)使用的洋泾浜英语。洋泾浜英语是英语的简化版本,在世界各地的许多地区都使用。甚至现在流行的欢呼声“Hip hip hooray(太棒了)”可能也有种族主义的根源。据说这个词来源于德语短语“hep hep”,反犹太主义者在1819年的反犹太大暴动(“Hep Hep” Riots)中使用了这个短语,后来被纳粹用来在大屠杀中围捕犹太人

我们希望,您觉得这些指南有所帮助,觉得其为我们所有人提供了坚实的基础,以避免在我们的书面和口头沟通时使用强化无意识偏见和刻板印象以及更偏见和歧视的语言

兼容并包